位置:零供律师 >> 成功案例

 

 

成功案例

上海某儿童用品供应商诉诚宏百货获胜赔付36万

              区人

          民事判决书  
 
                                                           ( 2010 )闵民二 (商)初字第 2136 号
  
      原告上海某某儿童用品有限公司,注册地上海市松江区新桥镇新格路**弄 10 号 201 室。
   法定代表人**,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胡良,隆安(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上海诚宏百货商业有限公司,注册地上海市闵行区沪闵路131 号。
   法定代表人于日江,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朱慧,上海通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慧颖,上海通乾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某某儿童用品有限公司诉被告上海诚宏百货商业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 2010 年 11 月 4 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刘锋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上海某某儿童用品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胡良、陈增高,被告上海诚宏百货商业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朱慧、陈慧颖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上海某某儿童用品有限公司诉称,原告素与被告有业务上往来关系。2006 年起,原告与被告达成长期合作经销关系,原告按约将货物给予被告后,被告以各种理由拖欠原告部分货款,经原告多次催讨,被告迟迟不能履行付款义务,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原告诉至法院要求判令被告支付货款人民币〔以下币种相同)707,887,86 元。
   原告向本院提供了以下书面证据以证明其诉请:
   1、2006 年 3 月原、被告签订的买卖合同一份、合同附件三份,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由原告向被告提供货物,被告依约应向原告支付货款.
   2、原告开具给被告的增值税发票一组,从2006年 1 月至 2010年 5 月,合计金额为 5,842,202. 83 元,证明原告已经依约将增值税专用发票提供给被告,被告理应按照增值税发票支付货款。
   3、对账单的查询明细一组,证据来源于被告方的网站对账系统,证明月度采购折扣、商务网使用服务费、配送中心的运输服务费、退货及其他相关费用,在开票之时已经从发票中直接扣除。
   4、原告申请调查令调取的由上海市闵行区回家税务局出具的发票认证情况的证明一份,证明原告开具给被告的增值税发票均已抵扣。
被告上海诚宏百货商业有限公司辩称,不存在拖欠货款的事实,货款已付清。增值税发票不是买卖事实发生的凭证,请求付款应当提供增值税发票、货单、验货单。发票金额的本身也不是货款金额,应当剔除返利、推广、促销、配送及退货的金额。
   被告向本院提供了以下书面证据证明其辩称:
    1、商务网服务协议及补充协议各一份,证明按照商务网服务协议第二条约定的费用为 300元/月 C扣,补充协议第六条第四款及第八条规定了扣除相关费用的依据。
    2、2008 年双方签订的买卖合同一份,证明合同约定了具体的付款程序和条件,并规定了促销返差以及具体优惠。
    3、2009年供应商协议书及附件一组,证明附件二中约定了折扣及服务费用为 8%,运输及配送服务折扣明细中约定配送费为 3%折扣及服务费中约定元旦促销为 1,200 元、国庆促销为 300 无、中秋节促销为 300元、折扣及服务费用中明确商务网服务费为 600元/月。
    4、付款清单及部分货款支付凭证一组,金额合计为5,634,580.15 元,被告已提供凭证的累计付款为 500,265. 61 元,证明被告已经支付的货款总额。
    5、部分C 扣单一组,证明对于扣款,原、被告之间是接合同履行的,实行的是扣款不抵发票,原告未将该部分 C 扣从货款扣除。
    6、促销单一组,证明被告履行了促销和推广的义务,被告有权从货款中扣除合同约定的促销和推广费等费用。
    7、专柜合同一组,证明被告按照合同约定提供专柜服务,故应从货款中扣除销售折扣及市场推广等费用。
    8、合作确认书一份,证明该部分费用应从原告主张的货款中予以扣除。
    9、退货单一组,证明上述退货应从货款中扣除。
   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为:对证据 1 买卖合同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买卖合同附件中还有买方关联公司清单、证照清单、买卖合同补充协议,其中买卖合同补充协议中约定了应当扣除的各种款项。另对于买卖合同附件的真实性没有异议,附件内容中约定双方结账时应当扣除物流配送费 3%;单店进货奖励 3%;进货奖励根据事业部的规定如果达到180-300 万元的应扣除 1%;促销费为净进货额的 2%;市场推广费1,000元;开业促销费1000元;店庆、事业部周年庆、全国周年庆400元;新品促销费为 20 元每品项每年;联通汇付手续费 150元每店每年。对于关联企业清单原告没有提供,和本案的关联性也不大;对证据 2真实性有异议,发票并非买卖行为发生的凭证,原告应提供上述发票税务抵扣记录;对证据 3 真实性有异议,因为没有双方的盖章和校对,时间跨度也仅为 2008 年至 2010 年的内容;对证据 4 中发票抵扣情况的真实性无异议,对于发票的总金额 5,842,202. 83元也无异议,但是并非应当支付货款的金额。
   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为:对证据 1 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这些进货奖励在开票之时已经直接剔除,商品维护费、商场推广费等固定费用,被告未向原告提供上述服务,并且这些费用原告也已在开票时予以剔除;对证据 2 真实性无异议,证明了双方的买卖合同关系,但这些合同都是由被告单方提供,被告处于强势地位;对证据 3 真实性无异议,质证意见同第一份证据的质证意见;对证据 4 认为与原告核对的基本一致,但其中有两笔款项存在错误,分别是 2006 年9 月 20 日的 75,607. 06 元没有,2006年12 月 30 日的 131,637. 10元也没有。被告所列的总金额减去上述两笔就是原告统计的被告己付款金额;对证据 5 真实性元异议,但不认可对方提供的促销服务;对证据 6 中涉及到有原告盖章的真实性无异议,有些促销单中没有原告公司的产品,有些是有的;对证据 7 真实性无异议,但是专柜合同与本案的买卖合同没有联系,本案所涉就是单独的买卖合同关系;对于证据 8 认为由于费用并不大,原告同意予以扣除;对证据 9不予认可。
   本院对双方提供的证据认证如下:原、被告提供的证据真实、合法,且与本案有关联,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自 2006 年 1 月起至 2010 年 5 月原、被告双方发生买卖合同交易,由原告向被告提供货物,双方每年均签订相应的买卖合同. 其中 2008 年9 月 17 日签订的买卖合同约定:一、退货:发生下列情形之一者,买方有权退货且退货时间、数量不受限制,给买方造成损失的,卖方还应承担赔偿责任:1、卖方未履行附件三约定义务的;2、卖方交付的商品不符合同第七条或第八条要求的;3、卖方交付的商品存有质量问题而导致买方的顾客退货或经相关行政部门检验不合格的或受查处的;4、对存在严重缺陷的商品,卖方应当召回并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卖方在收到买方退货通知后 10个工作日内至买方指定地点领取退货,否则方同意自愿放弃该批退货的所有权。退货值当从卖方货款总额中扣除。为确保双方权益,领取退货时,卖方应向买方提供领取退货之授权委托书,且须载明受托人的公司名称或个人姓名、受托公司的营业执照复印件〔须盖鲜章)、身份证复印件、惯常签名样式和退货领取权限和期限。授权委托书应加盖卖方公司印章。二、付款程序。1、买方以“发票请款”方式结算卖方货款。卖方随货附送发票至买方收货处,“送货单”和“发票”须注明厂编、店别、订单号码、收货编号、货号、商品名称、买方销售单位、未含税单价、规格、数量、税率、搭赠数量并加盖卖方送货专用章和发票专用章或财务专用章;卖方不得随货附送发票的,应于收到买方对账单传真件,或商务网公告对账资料之日 (每月 4 日和 19 日 )起的 10 日内按对账单上“本期应交发票金额”开出相应发票给买方,买方开具“发票签收回执”给卖方。在约定付款日卖方到买方指定地点领取货款支票或由买方直接划入卖方账户。买方每月分两个时段将进退货、扣款对账单传真给卖方,或在商务网上公告由卖方自行下载:每月 3-5 日传真上月 16-31 日的、或 4 日商务网公告对账资料;每月 18-20 日传真当月 1-15 日、或 19 日商务网公告对账资料;如卖方对对账单金额有异议,应于 5 日内提出。如在此两个时段未收到买方传真之对账单,或商务网未公告对账资料,卖方应及时与买方财务联系;采用电汇结算的卖方若有应付买方的款项,应先将应付买方款项电汇至买方银行账户后,才可办理电汇货款事宜;买方付款程序更改的,以买方通知为准;合同有效期自 2008 年 1 月 1 日至 2008 年 12 月 31 日。
    2009年 7 月 15 日原、被告签订供应商协议书一份,协议的附件二付款条件与折扣中约定:付款条件为货到后第 60 日付款。折扣及服务费用:原告同意向被告支付下列折扣及/或服务费用,除非双方另有书面约定,双方签署的《供应商协议》及其附件项下的任何和所有交易应适用如下标准。原告同意被告可以通过从订单中扣减、从原告的未结货款中扣除或要求原告以支票/银行转账中的任意一种方式收取。由于各种原因导致被告漏收及少收的折扣和/或服务费用,被告将保留事后收取的权利,并可自行决定从原告的未结货款中扣除,或要求供应商以支票或银行转账方式支付。对于本协议未涉及的折扣和/或服务费用,双方可另行书面约定. 双方针对采购折扣并未加以约定。广告、促销服务和其他服务费用约定:被告与原告一致认为,有必要不时地就原告的商品以彩页、报纸、杂志、购物袋、纪念品、电视、广播、在原告的商务网发布广告 (如有)等各种方式作一些广告及促销,以保持和/或提高原告的商品的市场认知度。为了控制广告成本,保持并提高原告的商品的价格竞争力,原告希望参加被告和/或被告的关联公司不时进行的集中广告活动。原告同意就其参加的被告和/或被告的关联公司组织的集中广告和/或促销活动,按照以下条件和标准向被告支付广告和/或促销服务折扣。如果在签署本协议时双方尚无法就促销服务内容作出详尽规定时,双方应当在提供服务之前通过《合作确认书》或其他协议确认服务细节。如果原告就本协议项下已同意的且由被告已实际提供的促销服务迟延或拒绝签署《合作确认书》或其他协议的,被告可自行依据服务内容并无须征得原告同意而直接从应付原告款项中扣除相应服务费用并入帐. 如被告确定原告供应商无正当理由迟延或拒绝签署《合作确认书》或其他协议的,被告有权解除本协议,并终止目前和未来双方所有的业务往来。节日促销服务:原告与被告共同认为,在中国的节假日期间,进行适当的促销活动将对商品的销售产生重大积极影响。因此,原告同意,将参与公司在元旦、春节、“五一”国际劳动节、端午节、中秋节及国庆节举行的促销活动,并就此支付如下促销服务费用:元旦促销 1,200 元/每店/年,国庆节促销 300 元/每店/年,中秋节促销 300 元/每店/年。展示促销服务:原告为促进其商品的销售,同意在被告商场内进行展示促销活动。展示促销活动是指原告占用被告商场内的店内场地和资源。为吸引消费者、扩大销售而对其产品进行的展示、陈列、派送、试用、品尝、人员导购、海报宣传、广告等推广和促销活动。每次展示促销活动的具体形式和内容,将由原、被告另行签订展示促销协议确定。商务网服务:原告为及时获得其商品的销售数据,分析销售状况以制定其销售策略并为提高与被告交流的办公效率,原告同意使用由被告提供的商务网服务〔网址:HTTP://B2B.TRUST-MART. COM)。为此,原告同意按照 600元/月的标准向被告支付商务网使用服务费用。就商务网服务事宜,被告将与原告签订协议,并代为收取服务费。上述未涉及的促销活动,双方将另行书面约定。退货条款:退货商品由原告自行取回。对于退货商品的提取地点及期限,以被告发出的退货通知为准。原告不要求被告承担退货商品的采购货款。如原告未能在公司发出的退货通知规定的期限内提取退货商品,每迟延一日,被告有权按退货商品合税采购金额的 2%收取违约金;若原告迟延五十天或以上仍未提取回退货商品,则被告可自行决定处理退货商品。
   另附件三商务网服务协议约定:被告通过好又多商务网为原告提供如下服务:提供与原告和被告的业务交易相关的查询服务,包括:订单信息查询、发票状态查询、公司应收款查询、已付款明细查询、退货商品及处理信息查询。服务费用标准:被告就其提供的服务,向原告收取服务费用. 在《供应商合同》签署后五个工作日内,原告应该按被告指定的方式支付服务费。被告收讫服务费后,将在合理时间内开具服务费发票提供予原告。服务费用标准为 600 元/月/供应商编号. 如果同一供应商有两个不同的供应商编号而又使用商务网的,则应接每一个供应商编号分别支付服务费用。自被告收取服务费用之日起,原告即可使用本协议约定的服务项目,且原告同意,被告无须再向其提供对账单和付款通知书。
   另查明,被告提供了厂商促销同意书、合作确认书一组,其中涉及到被告公司的实体店为店号为 0306 上海闵行以及 0388 上海转运。上述确认书及同意书中均载明扣货款不抵发票,并且原告加盖公章予以确认,上述金额合计为 49,069. 41 元。双方于庭审中确认原告共计开具给被告的增值税发票总额为 5,842,202. 83元,上述发票被告均已经申报税务抵扣,被告已经支付给原告的货款总额 5,427,335. 99 元。
   本案存在的主要争议焦点有:首先,关于双方存在较大争议的扣款费用。本院认为,双方在合同中约定了各种费用的计算方式和具体金额,该约定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及行政法规中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从合同约定内容而言,月扣的前提是月合税交易额为基数给予被告的一项折扣,实则是被告根据商品销售额或者进货额向原告收取返利费用,可视为双方对经营利润分配的约定,并不违背民法通则第五十三条关于“联营各方的权利和义务由合同约定”的相关规定,应属有效。该约定亦符合商务部、发改委、公安部、税务总局、工商管理总局等联合颁发的《零售商供应商公平交易管理办法》关于“超市可以向供应商收取一定的销售返利费”的规定,而且在本案中作为超市的被告并未滥用优势地位,在合同中规定原告无条件的返利,故该月扣的约定是有效的。但是根据原、被告之间月扣从货款中直接扣除,不另开发票的交易习惯,本院认为月扣费用已经在原告开具增值税发票之前由被告从其应付款中作出了扣除,这一做法与合同中对于适用订单折扣的供应商,其折扣直接从发票中扣除的约定亦是相符的,故本院认为被告现提出月扣抵销的请求难以采信。
   另对于被告提出的其他费用及服务费用的抵销请求。就双方所签订的合同而言,上述费用属于合同中约定的供应商应付费用,依据合同约定,这些应付费用除了双方另有书面协议之外,被告可直接自应付货款中扣除,故扣除上述费用的主动权及决定权完全在于被告。但就服务费用本身而言,超市为商品再销售提供促销服务或劳务,据此向供应商收取相应费用符合等价有偿的民法基本原则,也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应为有效。但本院认为被告应对是否履行了促销、劳务等服务义务承担举证责任,而不能仅以合同中有约定就要求将上述费用予以抵销,故本案中就举证责任而言,被告对此并未提供相应的证据。其实结合本案双方的交易习惯,被告作为完全主导的一方,在每次与原告进行结算之时已将上述的服务费用及其他费用主动作了扣除。本案中被告未向本院提供相应扣款凭证,其所作的统计亦仅是依据合同约定所作的推算,难以证明被告履行了相应的服务义务。另对于被告提出的商务网费用,合同中明确约定被告提供服务的前提是原告付讫相应的商务网服务费,更何况原告认为双方在每月结账之时已经对商务网的费用作出了扣除,现被告另行主张要求原告扣除商务费的服务费显然与双方实际交易惯倒不符,故本院对此扣款请求亦不予准许。但对于原告已经盖章确认的合作确认书、厂商促销同意书中涉及到被告的金额,鉴于原告已经盖章确认,并且该部分费用明确为扣货款不抵发票,故该部分费用应当从原告主张的诉请中予以扣除。
   其次,对于被告主张的退货问题。按照合同约定,被告应该将退货的数量、规格以退货通知书的方式通知原告。原告接到退货通知书之后应在规定的期限内领取回上述退货。但本院也注意到双方在每月例行对账之时,对于退货的数量、金额均予以涉及,原告每月在向被告提示付款之时的发票中均已经将退货的金额予以扣除。若被告认为原告尚未扣除相应的退货,被告完全可以拒绝接受原告开具的发票,从而拒绝支付相应的货款。而被告目前再次拿出退货单要求原告扣除上述货款金额,缺乏相应的事实及法律依据。综上,本院认为,原告作为被告供应商向原告供应货物,现双方业务己终结,被告应当与原告结清货款。原告向被告供货 5,842,202. 83 元,被告已付款 5,427,335. 99 元,再扣除49,069. 41 元费用,尚余 365,797. 43 元货款被告应支付原告。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回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上海诚宏百货商业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原告上海某某儿童用品有限公司货款 365,797. 43 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 5,439. 44 元(已减半收取),由原告负担 2,610. 93元,由被告负担 2,828. 51 元,被告负担之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 内直接支付给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 (立案庭)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刘锋
                                            书记员   张文星
                                            见习书记员 谢亚男
                                        二0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

Copy Right@ www.law-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333号中金国际大厦B座20层
电话:86-21-6085 7666 15000000400 传真:86-21-6085 7655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9:00 - 18:00